今年过年无比的安静,也不完全是因为不让燃放烟花爆竹,而是总觉得少了一些“人气”,反倒是天气还不错,气温甚至飙升到20摄氏度,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记忆中少有的。

说到年很安静、味愈来愈淡,简单分析一下原因,我个人的体会有以下几点。

其一,当然是烟花爆竹不让燃放了,对过年的气氛影响相当大,追寻“年”的来历,必定和爆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可以说有年才有爆竹;当然不让燃放是好事,空气污染实在严重、安全事故也多。反过来说,噪音没了,看春晚不用开很大的声音也能听清楚。

其二,外来务工人员都选择回家过年,村里很少有留下的。我们村临近工业厂区,很多务工人员都租住在我们村,一些闲置的老房子都租出去了;往年的话春节有很多务工人员选择在本地过年,他们几家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,喧嚣反而增添了一点年味。

其三,走亲访友,不再一一上门拜访了。包括我爸、我妈这两边的亲戚,都统一了口径:每年一户人家做东,大家亲戚朋友都聚在这一家吃个便饭,就算是拜年了,没轮到的家里就不再有客上门拜年。这样有个好处是节约了拜年时间和成本,这看起来倒是好事?据说很多人家都采用这种模式。--人情的改变

其四,延续了十多年的上山祭拜祖先的上坟仪式,我们家也取消了。记得小时候跟着爷爷、几位堂哥一起到祖坟烧纸、上香、祭拜,祈求学业进步,现在记忆犹新,那时走的小路也还历历在目;后来爷爷实在老了(他老今年99岁),没有人能再担起这个上坟的担子,这个仪式也就没有再延续下去。--

农村的春节才是真正的春节,但是,这片“净土”正在慢慢改变、消失。

不久的将来,我估计也会更多的生活在城市之中,离它越来越远。